咬人傘蜥蜴

西皮屬寒帶戰鬥民族役。請投餵,禁獵殺,多多關心心靈髒髒的傘蜥蜴。
DC主Timjaytim,桶受廚但更喜歡互攻。(目前暫緩)
新入坑:移動迷宮、MHA

【Watchmen】Dragon Cat

  • 普通人AU

  • OOC

  • 愛貓愛到沒朋友!丹/機掰貓!羅夏

  • 就是想看丹疼愛羅夏。


  深呼吸、吐氣,再深呼吸、再吐氣。據說這樣可以冷靜。可是不管做了幾次,丹還是覺得委屈。


  他家主子最近每天都留著一個被翻倒垃圾桶等他回家清。


  這樣他還寧可回到剛帶羅夏回家那時候,一開門就是蟑螂老鼠小鳥的屍體也好過廚房滿地髒污;羅夏也從「快心懷感激地收下我的謝禮,奴才」變成「快清乾淨,奴才」。


  一開始他還以為羅夏是在翻食物殘渣(沒準這傢伙有偷舔兩口,流浪久了壞習慣總是改不掉),急急忙忙帶去給獸醫看,結果沒什麼問題,事實上,以習慣流浪的貓來說那結果好得驚人;...

【Minewt】Nightingale

  • 鳥化腦洞

  • 亂亂的短篇

  • OOC


1.

  就算是這個時候,他聽起來也像是在唱歌。


  旋律含糊不清。


  月光蒼白微弱,穿過層層樹葉落在幾乎透明的肌膚上,晃動、搖曳,照亮羽毛上最細的紋理,照亮曾是深不見底的瞳孔最深處。


  情況幾乎是失去了控制。他緊握手裡那條亮得發冷的銀鍊,退一步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目光追隨鍊條延伸到骨感的腳踝、小腿、大腿——幾乎。


  Newt滑落在落葉堆上,羽毛斑駁散佈在裸露的四肢和臉上,興奮地澎起。他順從地仰起頭使脆弱的脖子暴露,腫起發紅的唇間喘息中流溢出的音符輕緩地飄上樹頂。


  太美了。


  Minho...

【Jaytimjay】水獺化2

  • 慘遭水獺影片荼毒的產物

  • 無差


  「我說,你是不是對水獺有什麼執著?每次都被變成水獺。」提姆把自己當成圍巾掛在傑森脖子上,咿呀一聲叫得相當委屈,小爪子推了傑森臉頰幾下。


  「可憐的小提米,這副樣子不能吃蛋糕了。」傑森拿起裝著提拉米蘇的小盤子在提姆面前晃了兩下炫耀。


  提姆嗚嗚叫著趴上傑森的頭,兩隻爪子憤怒地揉亂傑森的頭髮。


  「又不是我把你變成這樣的,要怪就怪自己不小心啊!」


  提姆水獺聲調尖細軟萌,吼叫——姑且說是吼叫,沒有殺傷力,搭配亂晃的小手反而有點可愛。傑森搓搓他的肚子,把他從肩膀上抓下來。


  「等你變回——」提姆一到...

【Minewt】The Devil in High Heels

1.

  粉熏螢光色的小巷、磚頭與磚頭間淫靡的氣味、過濃的眼線和厚重的睫毛一點也不適合他。


  他對Minho的到來只是扇起睫毛瞥了一眼,煙頭的微光點亮兩簇琥珀色,隨即消失在緲緲細煙之中,輕鬆地好似什麼事都沒發生。「警官先生。」那兩片唇瓣在吐出薄煙時滑出比想像中更圓滑低沉的聲音,那對屬於掠食者的眼睛鎖定他,靈魂無法被濃妝抹滅。


  Minho對自己啞口無言感到羞恥。


  他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彈掉煙蒂,落在倒在地上的男人肚子上並踩下去,那個可憐男人發出呻吟——那雙被細網紋包裹的勻稱長腿止於代表危險的深紅色,後頭的跟細得和惡魔的叉戟一樣,踩著清脆的警鈴朝他走來。


 ...

【Batfam】Unsleepable

  • 噗上的點梗:逆序羅賓,遇到突發狀況四兄弟只能擠一張大床的狀況劇。

  • 純親情向

  • 突然發現好久沒更


  這真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他可以趁著他的弟弟們睡覺時把他們丟下附近的懸崖,那裡有一條不大不小的老瀑布和一座深不見底的湖泊,罕有人至,三個屍體用帳篷的布料包一包綁上石頭丟下去就解決了。很棒的棄屍地點。


  達米安捏著鼻樑、眨了兩下眼睛,沒有比較濕潤。


  枕著他上臂的迪克縮成一團,時而磨牙翻身抓癢,一刻也不得安寧,獨獨不肯放開他胸口的布料回到自己的睡袋裡,濕熱的鼻息打在他的頸脖上凝成小小水珠──說也奇怪,他並不討厭野外的潮濕,也很享受晨間太陽初升前濃厚的霧氣...

【Minewt】Skinny Love

  • 算是個人經驗談(?),人瘦也是各種困擾喔

  • 短、OOC


  起司、玉米、烤雞、覆盆莓醬與蘋果的香氣,聞起來有點像是感恩節,看起來也像,一盤盤羅列在桌上,跟派對差不多。


  Minho實在憋不住大爆笑。


  Newt貓一般的眼睛死瞪著他,塞了他一嘴焗烤通心麵。「我當初怎麼就跟你在一起了?」
  他倚靠上偏小的肩膀,被突出的骨粒攻擊顴骨,於是轉而在Newt臉上印了一個油膩膩的親吻,又被對方嫌棄地擦掉。不等Newt把雞肉吃完就直接拉上大腿。「因為我就愛你瘦不拉嘰又性感的屁股。」Minho兩隻手環住Newt的腰,止於臀部,然後把他啣在嘴邊的肉叼走。


  「那你別摸,以免被...

【Thominewt】The Hottest Fiery dragon

  • 來自The Maze Runner,現代AU

  • 這是三角、是三角、是三角,三人已經在一起且同居

  • 不好意思只有看過電影、補了一點原作,無可避免的OOC


  電梯的燈已經壞了一個月,即使他們已經報修過很多次,直到今天依舊是像鬼片的光影效果般,啪擦啪擦的電流聲中帶著某種違和的規律,光影短暫殘留造成令人不悅的幻覺。Minho靠著身後的鏡子、扯扯T恤領口,站在出風口下試圖將頭髮吹得再乾一點,然後在聞到濕氣和霉味時皺眉。遲早有一天他們一定要搬家。他想。


  這棟爛公寓實在說不上好,突如其來的冷水澡、女人週期般的停電和電梯的爛燈,怎麼當初他們會選擇定居這裡?喔對,因為某人...

【Watchmen】Bitter and Sweet

  • 丹/羅夏

  • 喝了丹的咖啡被苦到跑去吃一堆方糖的羅夏夏



  丹家的糖罐不曾滿過。


  他會為了早晨一杯咖啡定期補充糖罐,而糖塊總是像浴缸裡被放掉的洗澡水蹭蹭蹭往下掉。原因還能是什麼?被神秘的衣櫥怪物吃掉的嗎?正好他還跟這個怪物交情匪淺呢。


  丹以為自己在刷完牙洗完臉以後就該清醒了。顯然沒有。他的思緒在「羅夏在我廚房」、「羅夏把面罩拿下來了」、「羅夏掩面的樣子有點生不如死又有點可愛」、「羅夏竟然沒發現我」、「就算發現了還是正大光明幹我的糖」、「什麼時候羅夏不再偷偷來了」、「羅夏為什麼不會甜死」、「糖罐快要空了」跟「再回去躺躺好了」之間搖擺不定。


  禮貌上他該關心一下...

【Minewt】Hot Chocolate is Getting Colder

  • 噗浪點梗:冬日的熱可可

  • 一個任性男友的概念


  如果再有任何人說在雨中漫步是一件浪漫的事,Newt發誓他會不計一切代價把對方掛在山坡上那棵被劈開的老毛山櫸頂端,感受一下大雷雨來臨時、電流竄過四肢百骸酥麻的浪漫。就算是Alby或Gally也一樣,雖然他們都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Newt已經沒有力氣管開關門的力道,只能靠在門上讓發抖的膝蓋休息,他的球鞋踩起來像兩塊洗碗海綿,隨便壓都能擠出一盆水,吸飽了水的風衣則是沉甸甸將他往下拖,濕黏布料緊緊貼在肌膚上如同絞緊的大蟒蛇。他大口喘氣,肺部收縮膨脹卻沒有一絲空氣願意進去。


  冬雨才不浪漫。


  冬雨是...

【原創】窗邊倒數第二個位置

  • 噗浪點梗



  不知道是不是某種公式加持,她一直覺得教室靠窗排倒數第二個座位的視野特別好。不如最後一個孤獨,不若前幾列那麼沒有隱私。當她坐上這個位子時,對著那不滿半坪的窗外發呆,心底迸出一句「噢,你也在這裡嗎?」,她告訴自己該少看張姊姊了。


  禮拜五的打掃時間是修個小憩的好時機,擦掉窗面上的污漬時可以看到學校圍牆外一層層的雜草延伸向外至綠地公園,旁邊還有座湖,傍晚如果天氣仍然好,湖面就像一條暖橙色的魚躍動起舞,和夕陽交映。


  而今天有人也共享著這個美景。


  她拿回掛在椅背上的雨傘,薄汗黏身一臉狼狽;她坐在窗台上,半個身子倚靠在欄杆上,頭髮被風吹得捲成結。


  噢,妳...

下一页
©咬人傘蜥蜴 | Powered by LOFTER